乔安娜

再見乔安娜

  賈紐必在高中期間先後認識了達子,小明,蜘蛛,眼鏡,三爺,精靈鬼,乔安娜等人,伴隨交往的人越來越多,人們站在不同的立場上進行窩裏鬥,高考之後,只有賈紐必,乔安娜,三爺,王展示,瓶子,小鋼炮幾個人上了大學,巧的是乔安娜與賈紐必在同一所學校念書,熟悉的畫面再次回蕩在賈紐必的腦海當中,令他欣喜的是好歹有那麽幾個人,令他焦慮的是此時此刻他要面對乔安娜這個難以糾纏的女人,而他冉然早已喪失了那種感覺,連跟乔安娜鬥的心情都沒有,,,
    作者:賈紐必

親愛的卡倫蘭蔻女士

    對於婚姻,我感到害怕,它如一個枷鎖,把男女鎖得死死的,一個人每天做重複的事情,總有一天這個人會厭倦,喪心病狂地想去別的地方轉轉,我想這件事情會推遲,但一定會發生。對男的,得養活妻子和孩子,能說走就走嗎。對女的,每天都是柴米油鹽,撫養小孩,光是想一想都覺得膩歪。
    而且婚姻有個持續的問題,就是哪怕男女雙方不吃不喝,孩子能不吃不喝嗎,這些都需要錢,錢需要男人工作才能得,哪怕錢是大風刮來的,要維持這一需求,也得天天刮大風。
    然而最大的問題在於,現在很多男性沒達到這一需求,工作還沒有就先把床上了,,,,
    可能你認為結婚生子是一定要做的事情,自古以來都是這樣。你誤會我了卡倫蘭蔻女士,我並不是說不生,而是當自己覺得自身條件養家不愁之後再結婚,不生不代表以後沒有生理生育能力,是暫時先不生。並且生孩子也沒說給發錢,也沒提高生活質量,反而還得投入人力物力和財力。
    很多人還車貸,不就是虛榮嗎,掛著找對象什麽的,(啊?像我這種人出門拿腿走這不就跟社會底層一樣了嗎,多跌份。)假設車買完了,每年光花在車上的錢就的一萬多(三線城市),一年一萬,一月一千,誰一月吃一千塊錢的肉,這還不算,修車檢車,怕刮怕碰,一天不幹別的事,光車就夠他忙活的了。
    四天後再聯系,卡倫蘭蔻女士。
   

今天偶然看一個網羅電競主播的錄像,這人就是前一陣子做視頻鼓動大家在網上買他零食的那個。這個主播正如他所說的那樣,別人總說他有錢之後就膨脹了,就變了,他說自己沒變。他發家的基本,是靠底層人們或者底層人們的孩子買他零食來發家,結果反過來他蔑視社會底層人們,老在強調自己有一手,比別人強,所以才有現在的成就,還行,沒說這是由基因決定的。聽他說話的口氣,恨不得一腳把人們給踩碎了。

之前聽過一句話,人有了錢才有了尊嚴,我覺得不是這樣的,那些到歲數就知道生孩子的吉普賽人,在歐洲發達國家的大街上幹著偷盜的行為(有紀錄片為證),ok,我們可以說沒文化,就是生,是吧,迫於養活孩子才幹這種勾當,不管值不值得審視,他也已經這樣了。那那些有文化的呢,不照樣嗎,這女的好看,瑪德我得得著,這工作不錯,瑪德我得得著,想方設法把別人給k下去,這人他就有尊嚴了,這tm難道不是個笑話嗎,他哪裏有尊嚴。我覺得只有在不損害別人利益的情況下,窮過窮日子,富過富日子,要是窮,我就不生,我怕自己孩子以後問我,自己怎麽才能有錢,我說不知道,孩子不得尋思這家夥三十多年都幹什麽玩意了。。要是富,我就告訴自己孩子,你別昧著良心做事,咱家不差錢,以後我教你怎麽萬丈高樓平地起。這才叫有尊嚴。 
    選自《夜晚一陣涼風給我吹得不像正常人了》

亲爱的卡倫蘭蔻女士

    距离上次通信已有三个月的时间了,很抱歉没有给你回信。因为在外地念书,适应新学校的生活使我倍感疲惫,在这个晴朗而又昨天刚洗完澡的夜晚,写下这段凉爽的文字。
    说真的,我讨厌住宿生活,这让我没有一点隐私的空间。而室友们一个个窝里斗的猥琐面庞也让人觉得发自肺腑的恶心,这帮人还给人排号呢,谁是老大,谁是老二,由于我压根就不参与这帮人的日常事务,所以这帮人把我排在最没地位的位置上。
     我不愿意跟他们斗,你可能也听我在信中讲过,高中的时候我们那波人里一个思维跟我十分像男的因为嫉妒我跟谁都能交上朋友,学习成绩比他好,还tm不写作业,他把我大部分的同学都挑拨离间了,到了高考的时候他没考上,我估计他牙都要咬碎了,自打那之後我就發現拉幫結夥的弊端,厭倦了,有時間吃個冰棍好不好。
    我現在的室友都到了什麽地步,我說完你可能都要樂出來,想當老大的那個室友騙其他人辦證,3000一個,他在中間掙人頭費,結果就有那個閑著沒事情做的人査證件的號碼,在官網一查一個假,室友知道了室友也査,大家發現都是假的,我沒參與,所以當幾個學生代表找到我室友時,我就識相地吃飯去了,這種室友掙室友錢的人,我覺得他都不夠格跟我拉幫結派,蠢得像頭驢似的當什麽老大。
     估計過幾天我就得跟你寫信,估計這應該是肯定的,因為我身邊全是心懷鬼胎,斜眼調炮的男的和活二十多年說讓人打一炮就打一炮的女的,四天後見,親愛的卡倫蘭蔻女士。